“革命草”袭击川东北

发布日期:2022-06-13 21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据广安市农业局植保植检站站长胡荣介绍,“革命草”又称水花生、空心莲子草,因其叶与花生叶相似而得名,原产巴西,上世纪30年代末,被作为饲料引入我国。作为一种恶性杂草,“革命草”不仅出现在广安、南充,在川东北乃至全川也很普遍。

  记者看到,华蓥市阳和镇楼房沟村的水田里,“革命草”比比皆是,有的水田几乎全被它侵占。当地农民正在拔草,把田埂都堆满了。

  记者在岳池县自生乡九村5社看到,“革命草”已把一条小溪全部覆盖;该县花园镇自生村3社,公路旁的水塘成为一片绿色“原野”。

  水葫芦离开水,就会乌呼哀哉,但“革命草”在田埂、果园、林地、草坪等地,依然能生长。广安市郊的一农家乐里,枇杷林、桃林下,“革命草”长势极为茂盛,枇杷树和桃树犹如生长在“草原”上。

  在城市,此草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广安区牌坊新村已成为城市的一部分,但“革命草”却侵占了村里的花园。广安市内西溪河畔的绿化带里、南充市的燎原花园、嘉陵区的城市花园等地,都能见到此草的身影。

  “革命草危害大得很!”华蓥市阳和镇一村民对记者说,这种草繁殖很快,没多久就在水田里连成一大片,导致减产;广安市广安区几位农家乐老板说,革命草无法除尽,与花木瓜果争夺营养,恼火得很。

  据高级农艺师胡荣介绍,此草的生长速度和对环境的适应性超过一般作物,它在农田与农作物争阳光、水分、肥料、生长空间,导致严重减产。有的草的茎深达50cm-60cm,在地下纵横密布,以致其他作物无法生长。

  西华师范大学的一位老师说,在沟河渠道生长的革命草,能铺满水面,严重影响排灌、水上交通及水产养殖,还能传播多种寄生虫病。此草在水生环境中繁殖迅速,覆盖水面会影响沉水植物的光合作用,导致水中溶解氧含量降低。此外,此草腐败后污染水质,产生有毒物质毒害水产生物。

  广安市农业局办公室唐主任说,“革命草”生命力极强,只要有一小截落在田里,就会疯长,猪、牛吃过后,粪便中的草节也能长出草来。“它不怕旱、不怕涝、环境适应性强,根、茎、节均能繁殖。”

  此外,人们对此不够重视,也是一大原因。令人费解的是,人们对水葫芦口诛笔伐,对“革命草”却不闻不问。据了解,广安、南充等地都掀起过打捞水葫芦的“人民战争”,但对“革命草”的危害,却大都没进行过专题研究,大规模治理更未提上议事日程。

  “治‘革命草’,暂时还无特效药。”胡荣说,广安曾用除草剂(草甘霖)对付“革命草”,但不能除掉它的庞大根系,斩草不能除根,不久此草又破土而出。“希望有关部门和厂家赶快研制遏制‘革命草’的高效低毒农药。”

  一些专家称,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很多人对此草的危害了解不够,一旦它长到一定规模后,再要铲除将耗费极大的财力和精力,“届时,人们将同‘革命草’进行更为艰难的周旋!”文/图记者汪仁洪

  “革命草”原产于巴西,20世纪30年代末,侵华日军将其引种至上海、浙江,用作马饲料。上世纪50年代,我国南方许多地区将此草作为“优良猪羊饲料”进行放养种植。后发现该草含有有毒物质,遂弃之不用。然而为时已晚,到上世纪80年代,该草已在我国22个省市蔓延成灾,给种植业、养殖业、旅游业、交通航运业带来巨大破坏。2003年1月,国家环保总局、中国科学院制订的第一批外来16种入侵物种中,此草名列其中。1986年5月,中国农科院从美国引进了“革命草”的天敌,一种名为“水花生叶甲”的甲壳虫,在湖南、福建等地释放300万头后,对此草的生长有所抑制。

Power by DedeCms